——脑洞堆积CK叽

主凹凸雷卡= =
一只疯了的过激雷卡吹
也吃瑞金
略cp洁癖
雷安雷相关只吃对手戏 坚决不吃cp 是天雷谢谢:)
坚持卡中心
卡卡世界级可爱=w=
什么都不会只有一点点脑洞能丢出来了
【我本来是以成为画手为目标的为什么全变成了文稿】

海盗团的万圣设啊啊啊啊啊!!卡卡你好好穿衣服鸭!!(不然我会忍不住扒咳


帕帕生快鸭!!!!

(从高数作业堆中拔出头来吼了一句


行了  小雷狮我jio得差不多石锤了【心满意足】就是小雷狮这个双马尾不知道怎么系的,看模真的不是帽子上加对兔耳吗??【雷神之锤警告】
小短裤幼卡万岁!
卡卡脸上的OK绷啊啊啊啊是哪个魂淡伤的出来受死啊啊啊啊!!!!衣服好像还不太合身噫心疼我们家卡卡QAQ
以及卡卡拦住雷狮的原因让人超在意??看狮哥这个表情emmm…………耐人寻味
啊——春天!——啊——第三季!!【突然发疯】

老福特你就知道pingbi我:)
我就不信了我一四好市民咋子了就

就,第三季预告47秒这里狮哥左边站着的是二皇子还是白围巾卡卡呢( ˘•ω•˘ )
一位旁友的大胆想法我也超滋瓷!大小雷狮同框啊兄弟们!!【我他喵吹爆!】
如果是卡卡的话,这个毛……应该说真不愧是兄弟吗,离子烫做的一毛一样啊【bushi】
但是这样我不就一直画错了吗??虽然设定集里没那么炸但是感觉戴上帽子只露发尾部分好像也完全没毛病????
【老老实实等待下一个春天的来临】
【老福特你又抽 :)屏我】

Camil生日快乐啊啊啊~!
但是死蠢的我暑假的稿没带完到笔电里,只能用在军训期间肝的草稿撑数了QAQ
完稿大概得等到军训结束
p1本来想画狮哥和卡卡贴额头的但是画不出来=  =
本来还想画狮哥用手提起卡卡嘴角的弧度的,但是来不及了就这样吧!狮哥用口头方法就让卡卡试图微笑起来!(X
have a smile有海盗团的系列(团宠卡w),但在远方的台式里……
p2是巨ooc的沙雕(其实我就是想画幼卡)来不及了胡乱糊了字 就很吃藕啊……
虽然肯定没人看但是有后续并且我超想画的!(谁理你

到大学后也要以优秀的卡卡鼓励自己~(永久低龄无误了
( *¯ ꒳¯*)

睡觉明天早起集合(¦3[▓▓]

我貌似……鸽了一个月……【你还有脸说】
嗯底特律里的鸽子就有我一只_(:з」∠)_
填志愿之类的家里的事比想象中的还要麻烦不少
结果就是最近才有空开始练习=  =
没有色感  还是从线稿开始练起吧……
到手机上就糊了好多啊像素

突然想把雷卡和杀戮天使的Zack和Ray放一起
感觉他们都好可爱啊啊啊!放在一起可爱指数更是无限次方地增长啊啊啊啊!
狮哥: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听卡米尔的
Zack:我管你说的有没有道理,反正我听Ray的
靠谱的成年男性×2
靠谱的未成年×2
卡卡和蕾切尔的相性也超好的感觉!一派和谐=  =
来来Zack 狮哥教你如何烤薯片【不
想要立马回家拿起板子就是画啊啊啊啊啊!

#醒醒你要连上七天的课
#醒醒你还要二模呢

请务必过阅!

那个………………别、别关注我啊!
如果可以的话………………
社恐表示 我我、我害怕!QAQ
高三狗接下来应该没多少空余的时间了
【暴露了你在这个年纪本该有的却没有的文笔】
平常都是随机掉落脑洞,但是想不让自己忘记就打算发出来自娱自乐,就是写得比较垃圾又很慢=  =  只是把脑洞修成完稿就要好久。之前那几篇虽然字不怎么多但都是修到了一两点这样。【是被基友嘲笑程度的效率低呢】
对我这样的小透明渣来说的话小红心和小蓝手就已经很鼓舞我啦!评论的更是小天使!
但是感觉考完前都不会有什么产出感觉很对不起关注的天使们【也不是完全没可能不过emmm小概率事件呢】
所以,取关也没问题的哦   红心和小蓝手已经让我知道你的喜欢啦~

期待下一次能以更好的作品和你们相遇=w=

【雷卡】鬼捉人

cp雷卡
#无逻辑预警注意
#又是一个我根本不可能画出来于是只能丢上来的脑洞(:3_ヽ)_
#鬼捉人到底是不是这样玩我记不清了就当是这样吧!
#描写极渣 ooc了的话非常抱歉!!QAQ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昨天晚上海盗团又是惯例的胡吃海喝(和唱K发疯),要不是卡米尔(因为担心雷狮的健康状况)现身阻止了,这两人一狗怕不是要闹到第二天天亮。【不知道雷狮又上哪弄的假酒】【帕洛斯则日常又被佩利灌了假酒】

佩利第二天一早起来还是没睡醒,出门眼睛都没睁开,打着哈欠刚没走几步就被放在桌旁的拖把绊了一跤,直接把脸摔在了卡米尔留在桌面的终端上,顺带还用脸糊了一把,成功帮卡米尔接了个神奇的玩鬼捉人的随机任务。 

看着佩利由怒气冲冲地想要揍让自己摔跤的罪魁祸首瞬间转成震惊地喊“帕洛斯你怎么睡在地上?!”的变脸,卡米尔默默放下杯子,拿起自己的终端查看。低叹了一下不过就是去帮大哥泡个花茶的时间自己的终端就又出事了,顺便再次嫌弃系统终端连人体识别的功能都没有。【人手和狗爪用的系统能一样吗终端你说=  =】

因宿醉正头疼的帕洛斯微笑着抄起所谓的“睡在地上的自己”就往佩利脸上来了个亲密接触,终于成功让佩利在咬了一嘴怪味的拖把布条后清醒过来。

虽然这个任务画风诡异还是强制要求的,但是容易完成  而且还送一定的积分,卡米尔觉得没有不做的道理。

雷狮出来时卡米尔手上正拿着黑色的丝带。

“大哥,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卡米尔放下丝带,把自己刚温的花茶递到雷狮手中。   

“没事,我又不是第一次喝酒。你这是?”喝了口茶后的雷狮看到卡米尔不赞同的眼神立即转向了另一话题。

“老大!来玩儿鬼捉人吧!卡米尔正等你呢!”佩利兴奋地蹦哒着,差点就要转起圈儿来了。

其实并没有,卡米尔眨了眨眼心道。毕竟他就算只和佩利玩儿也已经足够了。

收集情报需要对声音等讯息异常敏感,抓一只活蹦乱跳动静颇大的狗子对精于情报汇总的卡米尔来说实在不算什么难事。而且——

——大哥应该不会对这种事感兴趣的吧。卡米尔这么想着的同时又拿起了丝带。

然而卡米尔错估了雷狮的关注点,或者说,错估了雷狮对于与自己相关的事的关注度。

帕洛斯对此倒是清楚得很。

“是佩利不小心帮卡米尔接的任务。”帕洛斯向雷狮解释了一句,双手抱胸打算在边上继续看戏。

雷狮饶有兴趣地看着卡米尔准备系上丝带。

佩利突然嚷了起来:“诶诶卡米尔你给自己绑要是偷偷留缝了那还玩儿啥!让雷狮老大来绑!”佩利显然兴致不是一般的高,甚至忽略了卡米尔的人设。

帕洛斯不禁捂脸。不是我说佩利你好歹是个星际危名昭著的海盗,都十六岁大的狗子了(?)怎么还对这么个破游戏这么上心?而且
——帕洛斯默默翻了个白眼——他俩谁绑不都一样吗?

但很显然这句话愉悦到了雷狮。

雷狮走到卡米尔面前,重新把丝带给卡米尔系上。

手指穿过柔软的黑发。小军师乖顺地闭上了湛蓝的双眼, 任雷狮动作缓慢得如同放慢了的老电影一般悠悠地系上丝带。

在佩利边嘟囔“老大怎么这么慢?啊肯定是为了防止作弊要把带子绑死不愧是老大!”边被帕洛斯拉走时,游戏开始了。

雷狮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蒙上了双眼的卡米尔。

卡米尔侧了侧身,不疾不徐却毫不犹豫地走向佩利他们离开的方向,经过雷狮身边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雷狮自然知道卡米尔知道他就在那。

在卡米尔就快要走过时,雷狮出了声。

“不来抓我吗,卡米尔。”尾音甚至带了点笑意。低沉的声音模糊了近处的空气,似乎能经由耳骨的轻振导入全身引起血液的无端沸腾,再最后汇成心脏的一阵加速颤栗。

于是雷狮就看着卡米尔停下了步伐,转身面向他。

在雷狮满目笑意中卡米尔慢慢地伸出手轻触雷狮的胸膛。

卡米尔歪了歪头,似乎在征询着什么。

……………好像有点不太妙啊………………………………

雷狮咋了下舌,刚刚还悠然自若的心态崩塌了些许。

面前的少年被黑色丝带完全遮住了平常湛蓝光亮的双眸,带与皮肤的交界处,黑与白的强烈视觉撞击刺激出奇异的反差,衬得那副清俊但向来无过多表情的面孔略显反常的妖异,难得地泄出一丝禁忌的气息,让人不禁想入非非。帽子之前被雷狮摘下, 乖顺温软的黑发展露无遗。少年微歪着头,使得围巾稍移,露出一段白皙的颈项。一声清冷的“嗯?”恍若气音。

啧    是真的…………糟糕了啊……………………

蛰伏的狮子眼中透着近乎实质化的强烈欲望。

雷狮握住了卡米尔轻放于他胸前的手。

“大哥?”

“卡米尔,你抓住我了。”满满的笑意溢于话语。

“………嗯,我抓住你了。”少年扬起一个微小而满足的笑容。

借着交握的手将少年整个人拉入怀中。 

雷狮在卡米尔耳侧轻笑。

“抓住我了,就别想着能放手啊。”

“嗯,我不会放手的。”

————————————————
佩利手掌摊于眼上方望向卡米尔那边:“诶卡米尔呢?老大被抓住了?老大这也太放水了吧!”
你才知道,帕洛斯又翻了个白眼,然后迅速拉着对游戏念念不忘的佩利赶紧溜出了门。

“诶?怎么了帕洛斯?不玩儿了吗?”

“有雷狮老大在卡米尔的任务用不着担心。倒不如说该担心的是我们自己吧。”啧,看来今天连屋子都不能呆了,直接去狩猎着玩儿吧。【我这条命被留下来果然是被拿来秀的,告辞:)

“话说你为什么对这个游戏这么感兴趣,以前没玩过?”
帕洛斯对佩利的高昂兴致感到不解。

而佩利的解释则是,“因为平常总是我追着去抓别人啊,好不容易有次轮到我被别人追着抓呢!”

哦~
帕洛斯表示明白,动物本能嘛~【看来这家伙是选择性忘记了要洗澡时自己被雷狮追到天花板上去的记忆了:)】
“你可以试试让那些魔兽来追你。你说,谁的速度会更快?”
“哈哈哈帕洛斯你还真是出了个好主意啊!当然是我更快了这还用说!”
看着瞬间恢复兴致, 身周仿佛飘着小花和闪亮星星的佩利,帕洛斯默默感叹一句养狗不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佩利日常背锅
#话说帕洛斯的眼白是黑的 那岂不是要说翻了个黑眼?
#心疼一下佩利  以前力量至上的童年可没人和他玩这种单纯的游戏啊   不过其他人好像也都是的样子=  =  不如说凹凸世界里的童年背景都是各种意义上的残酷
心疼一波全员
然后抱抱我家卡【诶嘿在狮哥眼前皮这么一下非常开心(=• ω •=)】